欢迎来到中国脑胶质瘤网!源生疗法专注于胶质瘤治疗、脑胶质瘤治疗,众多患者治愈案例,欢迎来电咨询,18610016536

脑胶质瘤

脑胶质瘤中医治疗,不开刀不手术

独创收费模式,先治疗后收费,无忧看病

脑胶质瘤有比手术更有效的治疗方法

针灸拔罐结合排毒法,治疗胶质瘤、脑胶质瘤

24小时咨询电话

186-1001-6536

2021年脑胶质瘤临床诊疗新进展

作者:脑胶质瘤 来源:www.naojiaozhiliu.com发布时间:2021-01-25 21:30

胶质瘤是最常见的颅内恶性肿瘤,其中约半数为胶质母细胞瘤(glioblastoma multiforme,GBM)。GBM的预后差,尽管经过标准的手术和放化疗,患者的中位生存时间仅有16~19个月,因此需要探索更为有效的新疗法。随着肿瘤基因、免疫与微环境研究的深入和新技术的发展,脑胶质瘤的临床诊疗近年有了一些进展,以下将进行讨论,特别是对近两年取得的最新进展进行盘点。

 

1.诊断进展

 

1.1胶质瘤病理学

 

在2016年版的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中枢神经系统肿瘤病理分类中,异柠檬酸脱氢酶(isocitrate dehydrogenase,IDH)突变和染色体臂1p/19q联合缺失是最关键的两个分子病理指标,目前已被广泛认可并整合到临床诊断要求。由于IDH突变产生2-羟基戊二酸(2-hydroxyglutarate,2-HG),术中通过质谱方法快速检测2-HG水平可用于胶质瘤IDH突变状态的实时诊断并指导手术策略。

 

甲基鸟嘌呤甲基转移酶(methylguanine DNA methyl-transferase,MGMT)启动子甲基化状态与恶性胶质瘤烷化剂化疗抵抗相关,也是一个独立的预后指标,但其在低级别胶质瘤中的作用此前并不明确。Bell等通过RTOG0424临床研究中的WHOII级胶质瘤患者的分析,首次证实MGMT启动子甲基化状态与低级别胶质瘤预后密切相关。端粒酶逆转录酶(telomerase reverse transcriptase,TERT)启动子突变常见于GBM和少突胶质细胞瘤,是另一个重要的分子指标,当GBM和少突胶质细胞瘤发生TERT启动子突变时预后更差。

 

近年来还有其他一些分子标志物值得关注,首先对于组织形态学符合且IDH野生型的WHOII/III级星形细胞瘤需要进一步甄别是否具有GBM的分子特征,可用分子指标为EGFR扩增、7号染色体扩增/10号染色体缺失以及TERT启动子突变。对于IDH突变的星形细胞瘤和GBM,CDKN2A/B基因纯合型缺失可用于进一步的亚型分析,CDKN2A/B缺失者临床预后更差。此外,IDH突变型的GBM可根据CpG岛甲基化表型(CpG islandmethylator phenotype,G-CIMP)分为高GCIMP和低G-CIMP两个亚型,后者预后较差。

 

最后必须提到的是Pfister等完成的一项浩大的工作,他们建立了完全基于DNA甲基化诊断中枢神经系统肿瘤的新方法,其预后相关性可优于传统的组织病理诊断。儿童胶质瘤方面,Yang等根据分子病理结果把儿童低级别胶质瘤分为低分险(KIAA1549-BRAF基因融合或MYB扩增)、中风险(BRAFV600E突变和/或CDKN2A缺失)和高风险(TERT启动子突变或H3F3A突变、ATRX缺失)等亚型,而且分子分型与临床预后密切相关。对于儿童脑干胶质瘤或者弥漫性中线胶质瘤等组织活检手术高风险的患者,液体活检有独特的临床价值,脑脊液循环肿瘤DNA和血浆细胞外囊泡检测可帮助诊断。

 

1.2胶质瘤影像学

 

神经影像学是胶质瘤术前诊断和疗效评估的重要手段,目前的进展主要是分子影像技术和影像组学的发展,包括使用多模态磁共振结合深度学习方法无创检测胶质瘤IDH突变、1p19q状态和Ki-67指数,并用于规划手术方案和引导定向活检。Elshafeey等使用基于磁共振灌注成像的影像组学方法鉴别胶质瘤复发和“假性”进展,准确率达90.8%。在临床研究和医疗实践中,神经肿瘤疗效评估的RANO标准以及整合神经功能评估的NANO标准也逐渐得到推广和应用。

 

2.治疗进展

 

2.1胶质瘤化疗

 

最大安全范围手术切除联合放疗和替莫唑胺(trimetazidine,TMZ)化疗是目前GBM的标准疗法。一项III期临床研究(NOA-09)对比了洛莫司汀联合TMZ的强化方案与TMZ标准疗法在MGMT启动子甲基化的新诊断GBM患者中的疗效,结果显示洛莫司汀联合TMZ治疗组患者中位总生存时间(overall survival,OS)达48.1个月,显著高于TMZ标准治疗组(31.4个月)。此研究是对GBM标准疗法的一个挑战,但应注意联合治疗组的副作用也较多见。

 

TMZ在国内也是间变性胶质瘤(WHOIII级)的一线化疗药物,CATNON研究是一项大型III期临床研究评估放疗同步或辅助TMZ方案在1p19q非联合缺失的间变性星形细胞瘤中的疗效,中期结果在美国神经肿瘤学会2019年年会上进行了汇报,发现对于所有入组的患者,放疗同步TMZ化疗并不能改善生存。而亚组分析中,同步放化疗能延长IDH突变患者的OS;相反,IDH野生型患者则没有生存获益。

 

2.2胶质瘤靶向治疗

 

贝伐单抗(bevacizumab)是第一个被指南推荐用于复发性GBM的靶向药物,但其仅能延长病人的无进展生存期,未能延长OS。此外,贝伐单抗在WHOII/III级胶质瘤中的作用并不明确,TAVAREC研究对比了贝伐单抗联合TMZ与TMZ单药在1p/19q非联合缺失的复发性WHOII/III级胶质瘤中的疗效,结果显示两组患者的生存无统计学差异,并不支持贝乏单抗在此类患者中的应用。IDH突变是WHOII/III级胶质瘤和继发性GBM的重要驱动基因事件,一项IDH抑制剂-DS-1001b治疗胶质瘤的I期临床研究的初步结果显示:影像学上非强化的9名IDH突变胶质瘤患者中,2名获部分缓解,7名肿瘤稳定;另外29名强化的患者中,1名获完全缓解,3名部分缓解,10名肿瘤稳定。

 

对于IDH突变胶质瘤,聚腺苷二磷酸-核糖聚合酶(poly-ADP-ribosepolymerase,PARP)抑制剂可以增强IDH突变抑制DNA损伤修复的作用,从而有效杀死肿瘤细胞或者增强TMZ化疗对肿瘤细胞的作用,目前也在进行I期临床研究。此外,国内江涛团队发现继发性GBM存在PTPRZ1-MET融合基因,此类患者预后更差,并在Cell杂志上报道了针对PTPRZ1-MET融合基因设计的MET激酶抑制剂-伯瑞替尼,目前正在国内开展多中心临床试验研究。瑞戈非尼(regorafenib)是一种口服多重激酶抑制剂,靶向包括VEGFR、PDGFR、FGFR等基因,REGOMA研究结果显示相较于洛莫司汀,瑞戈非尼能改善复发性GBM患者的中位OS(7.4比5.6个月)。

 

儿童胶质瘤常见BRAF和NF1基因改变,在针对此类患儿的在一项II期临床研究中,靶向BRAF通路下游基因MEK1/2的抑制剂-司美替尼(selumetinib)的治疗反应率达36%。这些新靶向药物的最终临床研究结果令人期待。

 

2.3胶质瘤免疫治疗

 

以程序性死亡蛋白(programmed death-1,PD-1)单抗为代表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是近年来肿瘤免疫治疗的一个热点,临床研究开展如火如荼。一项III期临床研究(Checkmate143)对比了PD-1单抗和贝伐单抗在复发性GBM中的疗效,但遗憾并没有发现PD-1单抗可延长患者生存。PD-1单抗在复发性GBM中的治疗有效率<10%,通过基因测序发现PD-1单抗治疗有效的患者富集MAPK信号通路相关基因突变(如PTPN11和BRAF);相反,无效者则富集PTEN突变,这些分子可作为选择PD-1单抗的标志物。

 

PD-1单抗的疗效还可能与使用时机有关,一项II期临床研究发现对于可手术切除的复发性GBM,术前使用PD-1单抗(新辅助疗法)较术后辅助使用可显著延长患者OS。此外,PD-1单抗治疗新诊断GBM(Checkmate498、Checkmate548等)以及其他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临床研究也在进行,结果有待反馈。肿瘤基因突变产生的异常蛋白可以充当新抗原而被机体免疫系统识别,并引起抗肿瘤免疫反应。基于此设计的肿瘤疫苗属于主动免疫疗法的范畴,是肿瘤免疫的前沿技术。

 

最近Nature杂志报道了2个新抗原疫苗治疗GBM的I期临床研究,使用RNA测序等方法鉴别突变位点和新抗原表位后制作的个体化肿瘤疫苗安全性好,且能产生新抗原特异性的T细胞浸润和明显的免疫效应。DNX-2401是一种具有完全复制能力的溶瘤腺病毒,一项I期临床研究纳入25名接受DNX-2401治疗的复发性GBM患者,其中20%生存超过3年,结果令人鼓舞。同时,在治疗后的肿瘤组织中可以观察到直接的溶瘤效应以及由病毒介导的免疫反应。

 

2.4胶质瘤电场治疗及其他物理疗法

 

肿瘤治疗电场(Tumor-Treating Field,TTF)通过干扰微管蛋白和Septin蛋白而抑制肿瘤细胞的分裂和增殖,是治疗胶质瘤的新技术,被目前主流诊疗指南推荐为新诊断GBM的一线治疗(I级证据)和复发性GBM的可选治疗(2B证据),TTF设备也开始在国内推广。Stupp等开展的III期临床试验结果显示TTF联合TMZ治疗与TMZ标准疗法比较能显著提高新诊断GBM的OS(20.9比16.0个月),但不能改善复发性GBM的预后。然而,一项基于患者登记数据库的研究调查了457名接受TTF治疗的复发性GBM患者,发现其生存优于临床研究结果(9.6比6.6个月),原因考虑是数据库研究中GBM首次复发后使用TTF和TTF联合其他治疗手段的比例较高。

 

目前,新诊断GBM术后放化疗同步使用TTF以及复发性GBM使用TTF联合贝伐单抗等方案也正在进行临床研究。抗肿瘤药物不易透过血脑屏障是胶质瘤治疗困难的一个原因,低频脉冲超声能够可逆性地打开血脑屏障,促进细胞毒性药物入脑。一项临床研究(NCT02253212)正在评估低频脉冲超声设备在复发性GBM中的疗效,I期结果显示该设备安全并能增加化疗疗效。此外,纳米颗粒载体药物输送系统发展迅速,具有临床转化前景。

 

3.总结

 

在胶质瘤研究和临床诊疗中,分子病理的引入具有革命性意义。越来越多的分子标记物的发现增加了我们对胶质瘤发生、发展机制的认识,使得临床诊断、病理分型和预后评估更加精准,也促进了胶质瘤治疗的个体优化。胶质瘤基因、免疫与微环境研究的深入加快了靶向、免疫和物理疗法的开发,这些新疗法虽然在I/II期临床研究中初显疗效,但能改变临床实践的突破性进展尚未出现。恶性胶质瘤的高度异质性、侵袭性和血脑屏障的限制是新疗法开发困难的重要原因,而多靶点联合和多疗法联合是目前探索的一个热点方向,同时也应重视基础-临床研究相结合和多学科合作,相信胶质瘤的诊疗现状将得到进一步的改善。

上一篇:脑胶质瘤的饮食应注意哪些?

下一篇:有了这项脑胶质瘤治疗技术 云南约100名脑胶质瘤患者延长了生存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