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脑胶质瘤网!源生疗法专注于胶质瘤治疗、脑胶质瘤治疗,众多患者治愈案例,欢迎来电咨询,18610016536

脑胶质瘤

脑胶质瘤中医治疗,不开刀不手术

独创收费模式,先治疗后收费,无忧看病

脑胶质瘤有比手术更有效的治疗方法

针灸拔罐结合排毒法,治疗胶质瘤、脑胶质瘤

24小时咨询电话

186-1001-6536

胶质瘤治疗历程
胶质瘤治疗历程,中医治疗胶质瘤历程,老中医治疗胶质瘤历程,老中医治疗脑胶质瘤,源生疗法治疗脑胶质瘤历程。

 我治疗脑胶质瘤的艰苦历程-李源生
2004年4月15日,一位19岁周山听说我治奇难杂症厉害,慕名找到我,说有头疼癫痫症状,叫我给他治,我就在他头上扎针,背上拔罐,拔出了很多黄,白、赤水和像果冻的凝状物,症状一天比一天好转,一直治了半年,不见人来了,过了半年,周山找到我,给我送来一大堆礼品,将磁共振照片和病历送给我,告诉我一个非常振奋人心的消息,说周山患的是当今世界都不能根治的脑胶质瘤,就是老百姓说的脑癌,周山大伯就是武汉市中医院院长,知道脑胶质瘤是不治之症,即使有钱也没法治,周山只有在家等死,想不到我用扎针拔罐的方法竟治好了周山的病,周山父亲说:“以后我们要像亲戚一样走访,周山对我的救命之恩非常感激。得到这条消息,我就到新华书店找医书来看,越看越有兴趣,原来脑胶质瘤是手术割不干净的,很快会死亡癌症中最严重的一种癌症,想不到世界医学难题居然被我找到了好的治疗方法。一例也许是偶然,为了验证疗效,我四处寻找脑胶质瘤病人,报纸上发现登了一条脑胶质瘤病人求助的消息,我都去找,每找到一个病人,都是开过刀钱花完了没钱治下去求助的,而且多数是做过手术复发很严重的,我到医院跟胶质瘤病人和家属交谈,人家理都不理我,甚至有的人还以为我是骗子,在湖北省武汉市同济医院神经外科楼上贴有这样的告示:“脑胶质瘤是颅内常见恶性肿瘤,由于常住于重要功能区,全切除困难,手术常于半年至八个月复发,尽管术后给予放疗、化疗、但疗效仍无显著进展,患者的平均生存时间不足一年。看了这条告示,我认识了脑胶质瘤的严重性,原来这条告示是同济医院宣传免疫疗法的前言,看到同济医院很多病人,我十分同情他们的遭遇,心想一个个很快就要离开这个世界。看见一个个的苦脸,没有一个病人脸上有笑容,我同情他们,想帮助他们但谁也不相信我。

网上是一个找病人的平台,我就在网上发布信息寻找脑胶质瘤病人免费治疗,终于找来几个病人,有一天,一个叫范棒的小伙子找到我,说他也患有脑胶质瘤,做过手术,想用我发明的疗法试试,他说他大学毕业,学医的,电脑很熟,可以在网上帮招揽病人,我就给他花钱到网吧上网宣传,这一来,全国各地的脑胶质瘤病人都找来了,治疗人数一天达一百多人,人多问题也出来了,我一个人从早忙到晚忙得不可开交,终于治完了每一个病人。病人多了就出现了一个排队现象,我的诊所又在武汉闹市区,病人和家属晚上排队难免讲话,噪音影响居民睡觉。一年就搬了四处地方,扰民这个问题好解决,居民有意见,搬走了事,病人多了,树大招风,硚口区卫生局执法人员找上门来,要我出示行医资格证,原来我治杂病小规模没人管,这下没证就难了,执法人员给我下通知,未取得执业医师资格证,不得开展诊疗活动,病人和家属加起来两百多人,继续给病人治病、犯法,不给病人治病,病人对我寄予生存的希望,怎么办?我只有拿着通知交给病人和家属,病人为了活命,集体到卫生局讨说法,事情越闹越大,公安出面了,给我立案,像审犯人一样随时要抓我,但脑胶质瘤谁也不能治,我还是坚信救人是对的,继续为病人治疗,这时面临的可不是一般的压力,卫生局每天派一名执法人员在我的诊所周边巡逻,观察我的病人哪个突然严重了或者死了抓我起来,卫生局李局长找我谈话,劝我不要知法犯法,李局长比喻我的行为就似一把刀架在脖子上。为了挽救广大脑胶质瘤病人生命,为了验证我发明的疗法能根治脑胶质瘤,我顶着极大的风险坚持着。有一天,武汉电视台来了两名记者进行了现场采访,当晚就在百姓连线头条新闻播送了我免费治疗脑胶质瘤新闻,播音员的最后一句话是:假如他能治好脑胶质瘤,就是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没过多久,湖北省发行量最大的楚天都市报记者也找上门,在报纸上登出一条“无证行医、卫生局取缔遇尴尬”文章。又过了一段时间,湖北日报记者也来采访,登了一条“李源生为125位脑胶质瘤病人点燃生命的希望”新闻,有了媒体的支持,有几百病人和家属,我似乎胆子大了一点,硚口区卫生局领导发现我不仅不收手,反而越做越大,就想办法怎么对付我,他们向我提出,要我参加师承和确专长人员考试,我按照要求填了表,还在有那门专长中填了“治疗脑胶质瘤”,心想,我的确有专长,我一点都不怕,我能考过,能拿到行医资格证,当年考场好似有300多人考试,考试两天,从理论到实践全是中医学院学生读书书本上的内容,没有一条题目是考脑胶质瘤的,我没上过中医的专业院校,当然很多问题答不上来,后来卫生局通知我考试不及格,不能行医。明明湖北省卫生厅发文件规定,考试重点是临床操作和治疗效果,在考试中不考我治疗脑胶质瘤的操作,也不了解我治疗病人的效果,按文件不是我的不对,为了按文件要求执行,我带上一百多名病人和一百多位病人家属,带着针和罐到了武汉市卫生局,我要在病人身上操作给他们看,要卫生局的人问我的病人治疗效果,当时整个卫生局黑压压一片全是我的病人,信访接待员一个电话打到公安局,一下就来了七个配齐警械的警察,接着一批坐着轮椅的病人围上去,病人和家属一边哭着一边求警察不要抓我,病人等着我救命,没有我的治疗病人就活不成。这下真的感动了执行公务的警察,一个领头的对我说:“你要好好保护身体,这帮人的生命在你手里,以后我发现有这种病人也要介绍给你治疗,他还说:我脱掉这身警服也同他们一样,他还对卫生局接待来访的人说:以前的任务我都执行,这次我不能按你们的要求执行,一番感人肺腑的话语使我们在场的很多人都流下了眼泪,原来一些要动手打卫生局接待员的也住手了。得到警察的支持,我喊了一声,回去继续治疗,一大帮人纷纷离开了卫生局。从那以后,我每天十分小心生怕出一点意外被抓着辫子,继续为病人治病,还在百度贴吧中发表了几万篇文章,治好了一批病人之后还召开了第一次根治脑胶质瘤新闻发布会,向外界展示了我能根治脑胶质瘤,光阴似箭,这次会议至今已过去八年了,主持会议的潘淑华如今仍健康的活在人间,潘淑华2006年患脑胶质瘤在武汉脑科医院由北京天坛医院的刘庆良和胡兵付院长联手做的开颅手术,术后确诊为胶质母细胞瘤V1级,八个月不仅复发,而且颅内转移,中南医院的周福祥主任诊断她活不过三个月,经我治疗半年完全康复,至今活了十年,在根治脑胶质瘤新闻发布会上发言的还有天津病人曹建标、山东病人贺秀荣、武汉病人周宝丽、四川病人白帆、安徽病人杜文孝、如今一个个都健康的活得很好,前不久曹建标及贺秀荣的丈夫还专程到我的病人中来现身说法,讲述获救的经过。当时曹建标是手术后复发间变形星形细胞瘤2至3级,同单位4位脑胶质瘤三位病人都死了,他在网上发现我能治疗脑胶质瘤消息后买了当天天津至武汉的飞机票,晚上十点多到武汉找到我,一治就是一年多,他手术位置在左额叶。杜文孝的脑胶质瘤长在右丘脑,不能手术,瘤有鸭蛋大,到上海华山医院诊断他活不过三个月,他从武汉治到北京,刚来的时候是两个人架着进屋的,一年后生活可以自理了,一直治了五年,前年瘤子消失,回了安徽淮南,回去后妻子常来电话报平安。周宝丽是发布会上讲话声音最清楚的,左额叶手术后常发癫痫,是星形细胞瘤2级,跟潘淑华两个病友常来住,白帆左后顶叶手术后复发,父亲摆地摊赚钱为他治病,治疗两年,个子长高了一个头,贺秀荣也是手术后复发被我彻底治愈的,谁要见这几位获得根治的病人,我可提供地址见到本人。其中大会主持人潘淑华是最引人注目的,曾经有好多个胶质母细胞瘤4级病人家属到武汉阳逻街找到潘淑华,见证了脑胶质瘤中胶质母细胞瘤4级不可能活过十年仍健康的病人。
2010年,我治疗脑胶质瘤的名声越来越大,引起了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三医院领导的重视,以黄院长为首的领导给我下了聘书,8月1日来到武警三医院,每天病人都超过一百人,2013年11月1日,北京市中科政和中西医结合医院院长又看中了我,我上午在武警三医院上班,下午在中科政和医院上班,直到2015年4月,终于因无行医资格证离开了两家医院。
2010年刚刚到北京武警三院不久,卫生部杂志“中国卫生产业”记者到武警三院暗访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证书的尴尬”,登在杂志上,文中写到:在武警三院的二楼会议室,每天都会有来自全国各地近百名脑瘤患者前来扎针、拔罐、治疗时间长的有数年,数月、数天不等,年龄从2岁到72岁不等,偌大的会议室像在进行一场大聚会,绝大多数人的脸上挂着希望和微笑。
不是危言耸听,这些患者都是在全国各地投医问药无果,被判了死刑后来到这里的。

身穿白大褂的,他叫李源生,是来自民间的一位老中医,从湖北武汉辗转到北京,因为没有执业医师资格,长期处于无证行医的尴尬境地,7年前发现针灸拔罐能控制脑胶质瘤的生长,于是开始给患脑胶质瘤的病人治疗,但其间先后被卫生厅、局五次查封,每次都是患者集体去卫生厅、局请求、最后继续行医,此次来京,是武警北京市队第三医院下了聘书,说到近几年的经历,老中医有些许无奈,其实,社会上的“李源生”并不止他一个。
老中医虽然没有行医资格证,但一技之长也能给病人治病,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卫生部该不该给他们发行医资格证、证书的尴尬一直让老中医眉宇不展。
像李源生这样的老中医,相关部门需要考虑该对他们如何管理,在此,笔者提出一些建议,在考核上希望通过特殊考核,比如组织中医专家考核民间中医的病人,不管白猫黑猫,能逮着老鼠就是好猫,只要医过病好,是不是可以发放相关的行医资格证书。
老中医应该给一个名分,他们让百姓花低价钱治好了疑难杂症,而且,不仅不会带来负面效应,还能起到促进我国古老的医药民间文化遗产的保护作用。
2014年06期国医杂志登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攻克脑胶质瘤不再是神话”。文章写道:走进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三医院脑胶质瘤三百平米的治疗室,人山人海,一个个头上扎满银针。
 

胶质瘤治疗

脱掉白大褂的老大夫,就是被众多报纸杂志、网络和电视台采访报道,拥有众多人拥护的现代郎中——李源生。
李源生年过古稀,出生于中医世家,遍读医书,业界知名的“源生疗法”即是此人所创。该疗法是李源生经多年临床实践,总结独创的一种采用外治(针刺与拔罐)技术专治脑胶质瘤的新方法,该疗法的主要特点是:不需手术和放化疗,亦不需口服各种中西医抑瘤药物,只需采用头针疗法结合背部排毒拔罐疗法,即可安全有效地根治脑胶质瘤。李源生的“源生疗法”正在申报国家中医特色技术鉴定与评审,如果筛选评定通过后,此疗法将会成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成果推广项目之一。
世人普遍只知头针与排毒拔罐是中医疗法,而将两种疗法有机地科学结合在一起,再根据头皮部与脑组织神经、头部与人体脏器、人体浅表部位与深层部位的相互反射和相互作用机理,成功用于治疗脑胶质瘤,尚属世界首例,并获得满意疗效。这一重大创新和发明,是李源生翻阅大量医书,经过长期临床研究所得,该文章小标题“填补了我国乃至世界医学的一项空白”的文中写到:胶质瘤是发生于神经外胚叶组织的肿瘤,其高增殖的侵蚀行为是当今的治疗难点,手术无法治愈且易复发,是现代临床医学与研究领域的一大难题,一般患有脑胶质瘤的患者,经治疗生存期均不足一年,现代医学除手术放化疗治疗外,无任何有效方法。目前,肿瘤年发病率已超过300人/10万,其中脑胶质瘤是所有肿瘤中最难治愈和死亡率最高的一种。
李源生大夫告诫患者,只有病情严重到昏迷需要立刻手术抢救生命的患者,才需要手术,除此之外,不要手术,不要活检,不管良性恶性,只要瘤子长得不快,能坚持用我所创的头针拔罐“源生疗法”治疗下去,都有治愈的可能,偏偏活检和手术一做,加速了瘤子的生长,难以治愈,甚至保不住性命,因为胶质瘤有个特性,不碰就长得慢,有些人甚至一辈子带瘤生存,一旦触动它,瘤子就疯长。在这一原则的指导下,李源生大夫使多例脑胶质瘤患者得以康复,打破了脑胶质瘤不能治愈的神话,填补了我国乃至世界医学的一项空白。

从医学的理念来讲,针刺头部穴位,对颅内变异的神经胶质瘤细胞实施持续性干扰,能有效阻断变异的脑神经胶质瘤细胞有丝分裂,从而起到抑制脑肿瘤生长的目的,从中医的理论上来说,脑肿瘤的发病机理是由于内外因形成的经络长期瘀阻,疾积而成有形肿瘤所致,因此在针刺干扰肿瘤成长的同时,采用背部督脉群相应反射区拔罐,打通瘀阻,恢复脏器原本功能,以达到软坚通络,祛邪扶正的目的。初病在气,久病在血,一切病的根源,一定是血出了问题,淤血在作怪,只有清除了内脏的毒,胶质瘤才会自行消失。患者往往会发现胶质瘤治好了,其它一些老病症居然也消失了。
在无数患者的眼里,尤其是对那些被医学界宣判死刑或死缓的脑胶质瘤患者来说,几乎是找到李源生就看到了生的希望,不少患者提起求医经历,称曾想方设法遍寻中医古方、偏方、秘方,国外的高精密仪器,新发明药物,但次次都以失望告终,有的患者更是被医院宣判死亡倒计时,源生疗法对他们而言就像在沙漠中看到绿洲,他们中有的从国内外慕名而来,也有的由知名神经外科医生介绍而至。
李源生医生是悬壶济世、普济众生,为生命无望的脑胶质瘤患者挽回生命,这是雷锋精神,这是为人民服务,李医生让病人感受到人间博大的爱心、关怀和呵护,找到快乐的源泉,病人一刻也不能离开李医生…
已介此龄,本该是安享晚年,含饴弄孙,微风小酒、修身养性,但是眼前的这位老人,来北京三年多,在武警三医院,每天约有百余名脑胶质瘤患者接受扎针拔罐,每天7:30开始雷打不动,从未有一天休息过,我准备办一所培训学校,把针灸拔罐治疗的技法传承给更多的人。

国医杂志这篇文章写得很好,为我治疗脑胶质瘤的事业发展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2015年4月,因无证行医问题我离开了武警三医院和中科政和医院,一百多位胶质瘤病人到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强烈要求国家给我发证救治脑胶质瘤病人,一位姓肖的接待员说:来过两次反映同样问题的不予接待,十人以上算群体事件,说完接着说:但是这次我们还是接待,叫派出5名代表,大家推举了五位治好的病人向上反映了情况,当天局里也有多人来安慰广大病人,但是,国家原来的政策规定谁也没办法,只有等以后改。
从那回来后,病人没了医院治疗场所,为了救人,我只有顶着巨大压力逐个上门治疗,为了防止有人找麻烦,我提出了免费治疗方案,先治病,其他问题以后再说。
2015年12月22日,北京京华时报登出了一条消息,我国首部中医药法草案出台,大标题是:“无照中医拟通过考核获医师资格”草案指出:以师承方式学习中医和经多年实践医术确有专长的人员,经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中医药主管部门组织实践技能及效果考核合格后可取得医师资格,并可以以个人开业的方式或者在医疗机构内从事中医医疗活动。
凭着这一条新政策,我完全合乎经多年实践医术确有专长人员要求,因为我创造的扎针拔罐疗法治愈了很多脑胶质瘤病人,我不怕实践技能考核,更不怕访问病人治疗效果,只不过这一政策对我来说迟来了一步,要不然早一年下来,我还在两家医院治疗脑胶质瘤。
回顾往事,我为了攻克脑胶质瘤这一世界医学难题可以演一场精彩的连续剧。
今年又有一家医院聘我,这是件好事,为了我的事业能够发扬光大,我写了一本“脑胶质瘤源生疗法”医书,在新华书店发行。

源生疗法治疗胶质瘤
人们常说:七十不留宿,八十不留餐,如今我已八十多岁,岁月不饶人,人老了不得不服老,我的心愿只不过想利用党的好政策多救救脑胶质瘤病人,让找到我的胶质瘤病人看到生存的希望。